陜西神舟潤田化肥有限公司
產品分類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聯系方式

聯系人:徐先生

電 話:029-37310482

手 機:17795871852 13468572931

郵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陜西省武功縣代家三農服務中心

登錄手機網站請掃描下面二維碼



新聞詳情

逆水寒ol吧百度贴吧:傳統監管思維將扼殺互聯網金融

逆水寒兰荫版 www.lzpnw.icu 摘要 : 監管階層根本就沒有弄清楚互聯網金融的本質,互聯網金融并不是傳統金融的補充,而是并行于傳統金融的一股創新力極強的新金融業態,對傳統金融構成巨大挑戰的新事物,是要顛覆傳統金融包括監管模式,而不是什么補充。

有消息稱,《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有望很快出臺。

今年以來,互聯網金融攪動了整個經濟金融市場。正如中國所有事物一樣:“槍打出頭鳥”。在關注互聯網金融這個偉大創新和對傳統金融死板一塊市場體制帶來撬動和沖擊的同時,舊有傳統金融勢力和傳統思維金融監管官員把眼光更多地放在了吹毛求疵的缺陷和不足上。比如:借助披著互聯網金融外衣的P2P發生的老板跑路等風險,給互聯網金融大肆潑臟水,肆意放大互聯網金融風險,借助互聯網金融所謂的風險,出臺打壓性的所謂監管《指導意見》。

根據媒體披露的這份《指導意見》的星星點點內容,筆者認為,幾乎完全是打壓、否定、制約、遏制甚至要扼殺中國這個在世界上唯一可引以自豪的高端金融服務業里的偉大創新。這份《指導意見》一旦問世將非??膳?,必將借著監管、打著防范風險旗號徹底扼殺互聯網金融的偉大創新;必將使得在互聯網金融這個巨大創新外力沖擊下,原有幾乎是死板一塊、僵化僵死的金融體制稍稍有所松動,稍稍開始出現活力的大好局面全部付之東流。這格外值得警惕。

《指導意見》明確將互聯網金融定位于傳統金融的補充,未改變其金融本質。監管階層根本就沒有弄清楚互聯網金融的本質,互聯網金融并不是傳統金融的補充,而是并行于傳統金融的一股創新力極強的新金融業態,對傳統金融構成巨大挑戰的新事物,是要顛覆傳統金融包括監管模式,而不是什么補充。

所謂的互聯網金融未改變其金融本質的觀點,完全是一句廢話。誰也沒有說互聯網金融改了金融本質,否則,怎么能夠叫做互聯網金融呢?這完全是玩弄概念的詭辯論。

《指導意見》明確,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原則是服務實體經濟。這完全是無理苛刻要求。傳統金融和銀行正在脫實向虛,脫離實體經濟,不給中小微企業貸款融資。監管部門年年發文件、出措施,至今愈演愈烈、不見好轉。尚處在萌芽中的互聯網金融,監管部門一上來就讓其服務實體經濟、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你們也太“高看”互聯網金融了。傳統金融和大型銀行都不愿意干的,你讓互聯聯金融沖鋒在前、當炮灰?

金融脫離實體經濟和實體企業是整個宏觀經濟結構出現了問題,要解決整個宏觀經濟結構和導向問題,而不是從第三產業的金融業特別是剛剛萌生的互聯網金融下手。真懷疑監管官員的動機。盡管如此,事實上互聯網金融在支持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上比傳統金融做的好百倍,比如:阿里小貸對中小微企業的支持。

《指導意見》對所有互聯網金融公司都有嚴格的“最低注冊資本金”要求。這必將扼殺互聯網金融創新?;チ鶉詰牟莞允且淮筇刂?。草根性決定了其是低門檻或者無門檻的,這才是互聯網金融創新和活力所在。如果規定最低注冊資本金要求,必將把一大部分互聯網金融創業創新者拒之外門,官僚化的監管審批機制必將大大降低互聯網金融對金融資源的配置效率。最大的益處是把大家都拒之門外了,監管部門監管難度降低了。這完全是一種懶政行為。比如:P2P只不過是將民間借貸搬上網而已,那么,誰對民間借貸設置門檻了?當然,要求P2P網貸只是平臺中介性質,不擔保、不搞資金池是完全正確的。但設置門檻值得商榷。其他互聯網金融都沒有必要設置最低門檻,特別是注冊資本金門檻。

央行擬定互聯網支付小額、便利原則,便利是互聯網支付本來優勢,不需要贅述,而小額很值得商榷。為什么互聯網支付要小額呢?央行給出一個說法?只要能夠確保支付安全,如此便利高效快速的互聯網支付為何不能進行包括理財產品在內的大額支付?根本沒有道理。只有一個解釋就是?;ご騁兄Ц斷低癡飪櫚案?。監管部門以及官員,還有傳統銀行大佬,以及個別專家,從年初開始抨擊余額寶有巨大風險,至今沒有看到風險出在哪里?就是傳統銀行若遭遇如此強烈圍剿,說不定已經發生擠兌風險了。寶寶們經起了考驗。

對互聯網金融實行備案制完全是“六指撓癢癢、多一道道”,沒有必要。

因此,這個《指導意見》不是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而是遏制扼殺、打壓互聯網金融的偉大創新。一旦出臺將給互聯網金融帶來滅頂之災,將徹底把互聯網金融扼殺在萌芽和搖籃之中??儀敫卟閔髦卦偕髦?。

當務之急不是出臺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意見之類的東西,而是盡快改革修訂制約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監管制度規定。比如:現有的銀行業監管制度已經使得阿里純網絡銀行錯過了籌建民資銀行的首班車。